連溫卿研究

這是一個關於台灣早期社會主義者連溫卿(1894-1957)的專門研究網站

[連溫卿研究]一九二零年代台灣社會運動中的「大眾黨」問題(邱士杰):第三節、「左翼社會民主主義」批判的台灣版:以連溫卿及其工會路線為中心的考察

leave a comment »


第三節、「左翼社會民主主義」批判的台灣版:以連溫卿及其工會路線為中心的考察


(一)被台共溫和對待的「福本主義者」連溫卿

若提到台灣的「左翼社會民主主義」者,多數人不免會聯想到把這頂帽子戴到今日的連溫卿。但連溫卿之所以在形象上變成一個「左翼社會民主主義」,是在台共爭奪島內工人運動領導權的過程之中產生的。

在台共勢力產生明顯可指的影響之前,島內左翼社會運動內部便已在工運及農運戰線上出現裂痕。致力於工運的連溫卿與投身於農運的楊逵則是遭到打擊與排擠的一方。路線矛盾是從工人運動中開始的。如前所述,在《台灣大眾時報》存在期間,「新政黨組織」的號召不過是驚鴻一瞥的主張。這個現象實非偶然。因為當時的文協花了更多心力於工會組織,而不是以「大眾」為對象的「新政黨組織」。而當民眾黨搶先在文協之前成立全島性的工會組織之時(台灣工友總聯盟),文協方面的「台灣總工會」計畫就更是當務之急。[25]

當時對於「台灣總工會」的設想是:先把尚未被台灣工友總聯盟吸納的各地左派工會組織起來,形成一個與台灣工友總聯盟相對立的全島性組織。但當「台灣總工會」的籌備會議正式召開時(1928.6.3),上述設想卻遭到挑戰。有代表認為,工人階級沒有左右翼之分,不應該採取對立的方式組織總工會,而應該在各個地域的範圍內實現左右派工會的聯合,然後再實現全島性的組織。持這種主張者反對「台灣總工會」的名稱及其設想,而提出「全島勞動運動統一同盟」之名並獲大會通過。[26]

上述兩種主張的差異可以簡述為「是否應該在工人階級或工會之間製造左右對立」:

甲、「台灣總工會」論者主張先不管右派工會,而是透過左派工會幹部在上層的統一去促進工會會員在下層的統一。這種論點認為「由上而下」的方式可以「即時實現」所有左派工會的聯合。

乙、「全島勞動運動統一同盟」論者則認為:應該先透過左右兩派工會會員在下層的統一,以逐步促成左右兩派工會幹部在上層的統一。這種論點認為「由下而上」的方式可以「逐步實現」左右派工會的聯合。

據《台灣社會運動史》編纂者的判斷,「台灣總工會」與「全島勞動運動統一同盟」分別屬於文協內部連溫卿與王敏川兩派人馬的見解。日後連溫卿憶起此事,也承認兩種工會組織路線的對立;並稱支持「台灣總工會」者為「反幹部派」,反對「台灣總工會」者則為「上大派」。[27]

由於連溫卿預料到「全島勞動運動統一同盟」的實現將有困難,便在台北自行組織以左派工會的統一為目標的「臨時工會評議會」(1928.7.20~21),並陸續宣布正式組成和發表「聲明書」(1928.8.1~8)。[28]連溫卿與無政府主義者湖柳生以「台灣自由勞動者聯盟」的代表身分出席該會。[29]

直到「臨時工會評議會」為止,連溫卿與王敏川兩派在工會問題上的爭論尚未發展至動用組織手段處分彼此的程度。但在農民運動中,楊逵卻首先遭到被農民組合開除中央委員的處置(1928.6.24~27)。根據《台灣社會運動史》編纂者的見解,這是所謂「幹部派」(以簡吉等人為首)為了避免楊逵與連溫卿聯手而採取的先制攻擊。[30]

《台灣社會運動史》編纂者指出,無論是工運中的王敏川派或者農組所謂的「幹部派」都支持日共「一九二七年綱領」(1927.7.15共產國際執委會通過、12.14定稿[31]),連溫卿與楊逵則支持所謂「左翼社會民主主義的山川主義」。[32]但從該書所收集的史料來看,連溫卿與楊逵最初被扣上的帽子都不是所謂「左翼社會民主主義的山川主義」──楊逵被扣上的帽子是「托洛茨基派」,連溫卿被台共「一九二八年綱領」所扣上的帽子則是「福本主義」。

今天來看,楊逵反擊農組打壓時所要求的「公開的理論鬥爭」,[33]體現楊逵可能更接近福本主義而非托洛茨基主義(同理,《台灣大眾時報》所強調的「公然的討論」其實也有福本主義色彩)。[34]但當時的農組之所以指控楊逵是托派,必然有農組如何理解所謂托派的理由。[35]同理,連溫卿必然因為某種作為,而使台共「一九二八年綱領」認為連溫卿的工運路線是「福本主義」。

「福本主義」乃是日共為了克服所謂「山川主義」而產生的指導思想,但「福本主義」與「山川主義」同時遭到日共「一九二七年綱領」清算。雖然台共「一九二八年綱領」受到日共「一九二七年綱領」的影響,卻沒有同時清算這兩種思想,而是著重批判了島內工運所存在的「福本主義」。台共「一九二八年綱領」在批判「山川主義」上所出現的空白,正反映了「山川主義」在台灣的不存在,或反映了連溫卿並非台共眼中的「山川主義者」。

「一九二八年綱領」將工人階級與工會組織之間人為製造的左右對立,視為「福本主義」之體現。由於連溫卿強調優先實現左派工會之聯合(而非左右工會優先聯合),因此他被視為這條路線的執行者;易言之,「一九二八年綱領」眼中的連溫卿其實是個「福本主義者」。[36]若以分別代表兩種工會組織路線的連溫卿與王敏川來打比方,那末,台共「一九二八年綱領」的工運路線就是同時肯定連溫卿與王敏川的主張,但以王敏川的主張為優先。因此台共指出,左右翼工會的統一運動應當成為「工會運動當前的主要任務,同時對於勞動運動而言,也是我黨目前應注意的主要任務。」[37]

但對於建黨初期的台共來說,雖然「福本主義者」連溫卿是個應該批評的對象,卻不是必須打倒的人物;這種態度與接受日共「一九二七年綱領」批判的福本和夫的處置相同(從而與不接受的山川均相反)。實際上,僅從蘇新、蔡孝乾、翁澤生竟能同時參與台共建黨又與連溫卿共同編輯文協機關刊物《台灣大眾時報》,便可發現兩方人馬並沒有深如鴻溝的矛盾,而蘇新甚至還是該報的「編輯發行兼印刷人」。也因此,後來的台共就曾檢討當初「不僅怠忽對連派的鬥爭,反而採取疏離主義的、觀望的態度,亦即和平的態度」。[38]


(二)被台灣嚴厲批判的「左翼社會民主主義者」與「山川主義者」連溫卿

前面所提到的派系鬥爭大致是這樣:一方面是王敏川派與農組「幹部派」,另一方面則是連溫卿與楊逵。由於這兩方面的矛盾都在台共建黨之後才激化,因此台共與上述鬥爭之間的因果關係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但當台共產生明確可指的介入時,兩派人馬的矛盾與兩條路線的矛盾卻發生了弔詭的對調。若再以分別代表兩種工會組織路線的連溫卿同王敏川來比喻,那末,此時的台共雖仍支持王敏川,但在不否定王敏川所代表的工會路線的前提下,將連溫卿所代表的工會路線視為優先。只是,此時的連溫卿竟開始成為台共眼中水火不容的敵人。

上述轉變始於台共中央委員兼秘書長林木順以「台灣共產黨中央委員會」的名義向島內發出的〈農民問題對策〉(1928.10)[39]以及日共領導人市川正一所寫下的〈台灣的黨組織活動方針及其組織狀態〉(1928.11)。這兩份文件共同把連溫卿視為台灣的「左翼社會民主主義者」並大加撻伐。[40]

自1929年起,台共對連溫卿的攻擊公開化。1至4月間,日共合法機關報《無產者新聞》與理論誌《馬克思主義》雜誌分別登出攻擊連溫卿的新聞與論文。《馬克思主義》雜誌上登出的論文是林木順專就島內工會組織問題而撰寫的。[41]文章的重點仍在批判連溫卿,但更提出區別對待連溫卿及其「台灣總工會」運動的策略。早先〈農民問題對策〉──後來交到農組領導人簡吉(1905~1950)手上並要求農組接受台共指導──曾經指出,「目前農民組合應支援左翼工會的統一,以助台灣總工會的實現。然而,這是指支援真正的左翼而言,絕不是支援反革命的連溫卿一派。」[42]林木順更公開批評台共島內機關對於「台灣總工會」的組建存在著「因為是連溫卿的主張所以不行」這種「笑煞人」而且「不值得提出來批判」的見解。[43]他認為同樣主張「台灣總工會」的台共與連派的差別在於:

連溫卿一派的所謂全島性左翼總工會結成論,根本上和我們相對立。他不僅否定共產黨,且拒絕與右翼的共同戰線,在意義上是完完全全分裂的合理化論,也是主張分裂永久存在之必然性的社會民主主義者的分裂論。他們是將山川解黨主義的主張培植上福本的分裂主義的一個巧妙例子。[44]

在台共從島外展開的公然進攻之後,島內農民組合於1929年11月召開的文協第三次全島代表大會上提出〈關於排擊左翼社會民主主義者──連溫卿一派告諸位代表書〉(寫於1929.11.3),對連溫卿歷來的「罪行」算了一次總帳。文協內的無政府主義者早在這次大會之前便已紛紛退出,而連溫卿則在此次大會後慘遭除名(1929.12.31),退出了台灣社會運動的舞台。

由於島外台共在工會組織問題上所首先發生的路線變化,而使台灣社會運動內部也對所謂「左翼社會民主主義」展開批判。這一路線變化體現出,台共不但很早就發生路線修正(與建黨同年),而且還能即時修正自己的路線以回應外在──如共產國際或日共──的路線變化或指示。[45]路線修正的立即性不但有助於窺見許多「帽子」的不可靠性(比方連溫卿從台共眼中的福本主義者變成左翼社會民主主義者),路線修正本身還體現了台共能夠區別對待特定人物及其路線(連溫卿變成台共的敵人,但連溫卿的路線卻被台共所接受)。關於這些帽子的不可靠性與連溫卿的政治立場,本文後面將繼續檢討。

但是,相較於台共在工會組織問題上的路線修正,同樣發生過路線修正的「大眾黨」戰略不但無法展現出相同的立即性,路線修正的時間也來得很晚。


第1页
第2页第3页|第4页|第5页第6页第7页注释页

廣告

Written by 言若

十二月 28, 2010 於 4:04 下午

張貼於研究成果

Tagged with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